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古筝和古琴有什么区别?

2020年04月26日 16:29

1、历史渊源不同

古筝据传造于战国时的民间,属下里巴人,而古琴传说是伏羲所造,实属阳春白雪,两者真可谓天壤之别也,故此后世文人乐手均将古筝视为“低俗之乐”,而古琴则是“天籁之音”

2、两者音色不同

古筝旋律性比较强,轻巧灵动,古琴音调较低沉,旋律轻源缓流。

3、两者音域不同

古琴有七根弦,但一弦多音,其音域达四个八度,并且可以弹奏出众多泛音和按音,表现力超强,所说的“琴棋书画"中的琴即是指古琴。而古筝则通过移动弦马调整,可以弹奏不同的音高,音域虽然也算宽广,但个人认为表现力上比古琴差了一个档次,但好处是音量比古琴大许多,弹奏古色古韵的乐曲也是游刃有余。

4、演奏方法不同

古琴以左手按弦,右手拨弦,实际弹奏时,同时可以拨zd动两根琴弦作和音弹奏。而古筝则主要是用右手拇指、食指、中指三指拨弦,左手控制弦的张力。


相关推荐

中国厂商崛起 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

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换机潮”当前,5G芯片战事吃紧。尽管疫情使得第一季度智能机销售量“滑坡”,但5G手机的渗透率仍在结构性增长。市场研究机构CINNOResearch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新机上市情况看,2020年1月~4月,Top5品牌上市新机34款,其中5G智能机占27款。4G智能机已不再会大量发布,2020年是5G智能机快速发展的一年。5G手机中,5G芯片自然是必不可少的部件。当前的五大5G芯片厂商,分别是中国大陆的华为、紫光展锐,中国台湾的联发科,国际大厂高通、三星。可以看出,在5G时代,中国芯片厂商的存在感前所未有。5G之争中,芯片厂商的竞争也比以往更激烈。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宣布了5G芯片价格战提前。在本轮竞争中,降低功耗成为焦点之一,而制程(CPU的“制作工艺”)优化被认为是主要途径。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的一款5G芯片。图片来源:紫光展锐提供国内5G芯片厂商崭露头角上一款旗舰芯片产品天玑1000+的发布会余温尚在,近日,联发科官方微信平台又发文称,将于5月18日举办MediaTek天玑新品发布会。5月10日,高通则在官网宣布推出全新骁龙768G移动平台,以赋能更加智能、沉浸式的游戏体验,同时带来真正面向全球市场的5G能力。由于英特尔已因找不到清晰的盈利路线,宣布退出5G手机基带芯片业务,全球范围内目前仅五大5G芯片厂商。这5家厂商特色明显。华为的芯片是自产自销,三星在攻占其他品牌机型的“芯”上动作也不算突出;高通是实力强劲的竞争者,之前就占据了大部分的安卓终端,但联发科方面近来也在频繁发力;紫光展锐,则主要面向国内市场。五强争霸赛在2018年已拉开帷幕,华为、联发科、三星均在这一年展示了首款5G基带芯片。2019年,赛事愈显紧张,紫光展锐在2019年初发布了两款5G产品——5G通信技术平台“马卡鲁”、首款5G基带芯片“春藤510”;高通方面,在2019年初也发布了5G基带芯片X50的升级版X55,并在12月底连发两款5G芯片;华为,则抢在高通X55之前发布5G基带芯片巴龙5000,9月中旬,华为还首次在新系列中搭载了5G芯片。中国被认为是5G芯片的最大市场,这也是国内芯片厂商崭露头角的大好机会。“接下来的两年里,中国将占据全球一半的5G芯片(市场)份额,中国市场基本后面全是5G了,想要做大5G芯片,国内市场是紫光展锐最好的机会。”2019年下半年时,紫光展锐高级副总裁周晨曾这么说道。今年2月,紫光展锐在线上发布会上透露,海信5G手机F50将搭载紫光展锐的虎贲T7510处理器,目前这款手机已正式发布。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高通5G芯片。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市场期待入门级5G芯片2020年是5G规模商用元年。CINNOResearch提供的中国市场手机销量监测数据显示,2020年1季度受疫情影响,智能机整体销量环比下降48%,近乎“拦腰斩”,但5G智能机销量却环比微增1%,4月,5G智能机销量更是环比增长120%。但目前市场上发布的5G手机价格普遍较高,这则和芯片价格较高有关。“流片(指以流水线式的系列工艺步骤造芯片)实在贵,7纳米第一个EUV(极紫外光刻)量产的节点超级拥堵,大家都在抢。”今年2月,紫光展锐CEO楚庆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不过,目前芯片厂商的价格战已提前打响。今年1月,高通骁龙765芯片降价,作为安卓机的主流芯片供应商,这无疑将压力抛给了其他厂商——例如联发科。天风国际今年1月分析认为,5G芯片价格战较市场预期提早3~6个月开始,且高通还会持续降价策略,并以“走量”来抵消价格下滑的影响,维持整体利润。联发科面临的价格压力将持续提升,5G芯片毛利率恐低于30%~35%。从市场角度来看,消费者对于价格的敏感性仍较高,5G千元机呼声强烈,业界期待入门级5G芯片,但目前来看这仍然有段距离。“绝大部分消费者不会因为5G(就)愿意多掏很多钱出来,这就是意味着我们,从手机厂商到各方面都要承受相关的压力。”周晨说道。2019中国联通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展示的紫光展锐、联发科、高通芯片(从左至右)。图片来源:每经记者刘春山摄降低功耗的制程竞争5G芯片的耗电量成为掣肘5G手机大规模走向市场的关键问题之一。“降低功耗是5G芯片主要发展方向之一,功耗通常通过提升半导体制程优化。”CINNOResearch方面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2月,紫光展锐发布新一代5GSoC芯片虎贲T7520,采用6nmEUV制程工艺,相比7nm工艺,晶体管密度提高了18%,功耗降低了8%,相较其上一代产品虎贲T7510,5G数据场景下整体功耗降低35%,待机场景下功耗降低15%。麒麟1020与高通骁龙875采用了5nm工艺制程,联发科天玑1000+虽然采用7nm制程,但宣传称在利用自研的5GUltrasave省电技术后,平均功耗较同级精品低48%。此外,苹果手机尚未推出5G版本,但业内猜测苹果将使用5nm制程芯片。“现在工艺已经变成1纳米1纳米去抠,且不是真正物理性的1纳米1纳米走,是相应特性的叠加。”今年2月,周晨向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表示,7nm与6nm之间一个本质区别,就在于EUV光刻工艺。楚庆介绍,7nm以上的流片费用飞涨,已经构成了一个“工艺墙”,墙里的世界追求推出世界上最先进的、性能最好的、功耗最低的产品,这些产品一定是海量的,如果没有海量将扛不住一次性成本。选择制程节点对芯片厂商而言几乎是场“赌局”。例如紫光展锐将首个“工艺墙”内的节点选在6nm,在紫光展锐看来,6nm较7nm稳定性增强,更为成熟。“赌一个节点赌很大,储备IP要差不多提前一年,否则搞不定,不光是经济代价大,时间代价也大。”楚庆表示。

2020年05月18日 00:11

央行数字货币将重构金融机构实务

近日,关于“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内部测试”的消息不断传出,引发了外界对数字货币即将落地的猜想,相关概念股也连续多日上涨。  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日前回应称,“当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  早在2014年,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就已提出研发数字货币的想法,时隔6年至今仍未正式落地,由此可以看出央行在数字货币研发上的谨慎态度。  数字货币对金融业到底会产生有何影响?对反洗钱又有何助益?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日报》记者专访了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的推出,将对反洗钱领域有何助益?  肖飒: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一条规定,明知是毒品犯罪、黑社会性质的组织犯罪、恐怖活动犯罪、走私犯罪、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仍实施掩饰、隐瞒行为的,将涉嫌“洗钱罪”。需要注意的是,这里提到的不是七个罪名,而是七个类别的罪名。  对于这七大类犯罪所获得的钱财及收益,刑法专门规定,打击帮助其“洗白”的行为。对此,我认为,数字货币的普及将对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等案件的侦查及审判起到重要作用,进而会对反洗钱案件的侦查与审判有所助益。  原因不难理解,数字货币体系下,每一分钱都自带从发行之时起的详细交易信息,包括交易时间和交易对手方等。无论如何混同,都可以顺藤摸瓜、追根溯源。因此可以预见,随着数字货币普及率的升高,我国洗钱犯罪的发案率将会逐步下降。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对银行业及金融机构实务会产生何种影响?  肖飒:在我国间接融资体系中,各大银行在社会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央行数字货币的出现与普及使用,或将改变储户与银行之间的法律关系,重构金融机构实务。  “钱”在法律上被称之为“种类物”,是相对于“特定物”而言的。种类物混同后就分不出彼此。但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如果使用区块链等加密技术,将每一个数字货币进行特殊标示,或可实现数字货币的“特定化”。这样,储户与银行之间的关系就不再是单纯的借贷关系,从学理上分析,特定化的数字货币普及后,持有者与银行之间将成立保管合同关系。此外,数字货币普及后,储户不再需要存款保险,存款利息的调整及支付结算会变得非常方便,央行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更容易实现。  当然,也有一些专家学者提出,法币数字化后是否足以颠覆传统金融行业的运行逻辑体系,还需再做考量。现在,普通民众对现有银行及第三方支付体系已非常熟悉,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的吸引力尚未可知。对此,我的态度更为积极,也更期待数字货币带来的新变化。  《证券日报》记者:央行数字货币将给金融业法律结构上带来哪些转变?  肖飒:央行数字货币拥有强大的信用背书,符合当下特定行业需求,只要有策略地推广,应该有机会迅速普及。普及后的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将深刻影响我国金融行业法律体系。比如,数字货币普及后,银行业与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洗钱罪等罪名的实际意义等或将发生较大变化。  再从证据法的角度来看,央行数字货币本身就是证据,可以证明交易的全部链条,不仅完整,还自带“时间戳”。以后出现金融借款纠纷类案件,预计互联网法院一天就可处理成千上百宗,将大大节约司法成本,提高司法效率。  最后,从信息安全角度看,公民个人信息安全问题日益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根据2017年5月最高法、最高检《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公民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  央行数字货币一旦推出,下载钱包、线上支付、商铺留痕、回溯来源、追踪去处、钱包保密等等,这些具有可识别性的私人消费痕迹当归属于个人信息。数字货币在使用中形成的个人信息是否可以商用?归谁使用?如何使用?这一系列与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紧密相关的问题也值得提前研究。

2020年04月25日 21:08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